前一天的视频通话 竟是最后一次喊爸爸 来源: 成都日报 2020-03-04 02:15 http://www.yybn

2020-03-15 作者:秩名   |   浏览(195)

洪玲(左二)在预检分诊

洪玲最后悔的是,大年三十那天,工作忙碌一天的她,和父母吃过年夜饭之后匆匆就走了,话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洪玲最懊恼的是,前一天和父亲视频时,也没多问一下父亲的身体情况,就结束了视频通话。

洪玲最遗憾的是,给父亲买的血糖针,让弟弟带回了家。就算工作再忙再累,自己还是应该亲自送回去,顺便再多见一面父亲。

除夕夜的一别,竟是永别

2月19日,早上八点多,作为温江区人民医院门诊部副护士长,同时也是资深护士的洪玲正在护理专科门诊坐班。“铃铃铃……”电话急促地响起,是妈妈的电话,“你爸爸恼火了,赶快回来!”“赶快打120,我回来也搞不赢!”妈妈的电话像一支箭,从洪玲的心上穿过,更如同一座山,压在了原本就因疫情防控喘不过气的洪玲身上。

挂了电话,洪玲飞奔下楼,看父亲被送到急诊科没有。等了一会儿,怕有病人来,又赶紧跑上去。这样跑上跑下了几次,在急诊科看到父亲时,他已经神志不清,任凭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了。病情发展很快,父亲被紧急送到心内科,各项生命体征都不好,科室的医生、护士开始全力抢救,而洪玲只能在旁徒劳地看着,眼泪就开了闸。

一个小时后,9点多,医生宣告了父亲的死亡。洪玲怎么也想不到,大年三十晚上简短的一聚,竟成了自己与父亲永别的仪式。

离得很近却被疏忽的家人

1月24日,除夕。早上7点半,穿戴好隔离衣、口罩、帽子、手套、鞋套,全副武装的洪玲站在医院门诊预检分诊点,为来往的人群测量体温,然后不断询问他们的接触史。

下班回到父母家,82岁的父亲与70多岁的母亲已经做好了饭菜。席间,洪玲还是像往常一样询问有糖尿病、慢支炎的父亲身体情况,“血压高不高,血糖有没有控制好!”“好、好、好……”父亲转头叮嘱洪玲,“你自己才要多注意身体,累了就要休息,不要把身体熬垮了!”吃过饭,累了一天的洪玲匆匆忙忙就走了,话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此后的洪玲就因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每天从早忙到晚。“回到家经常都是晚上八点多了,虽然和父母离得很近,但也提不起劲过去看看,经常就打个视频电话。”回想起来,洪玲愧疚不已,“我对家里人关心太不够了,我就在医疗系统上班,但爸爸就来我们医院看过一次病、住过一次院,他就是不想麻烦我。”

匆匆忙完了父亲的后事,洪玲又回到了岗位。她说,虽然很想爸爸,但这么多天一直没有梦到过他,“爸爸选择这个时间走,走那么急,我知道他是不想麻烦我们。”洪玲对自己说,爸爸一辈子都不想麻烦人,这么走,也许是他希望的吧!

采访手记

她是带着哭腔和我聊完整个事情的,期间几度泪崩。和她聊天的时候是星期一,是她刚刚处理完父亲丧事之后上班的第一天。不知道是因为父亲的逝世,还是近一个月坚守防疫一线的工作,让她看起来特别疲惫。

其实,在医院各个角落都有这样默默工作、坚守岗位的人,他们克服着各种困难,如家庭的或者是自身的病痛,做着旁人看得到或看不到的付出,也许他们的工作没有冲锋陷阵、救死扶伤那么壮烈,但保一方平安,他们缺一不可。谢小英 本报记者 余星雨 文/图

相关文章